民生 国内 国际 社会 财经 教育 科技 娱乐 体育 时尚 文化 奇闻 房产

火车上热水从哪来?上水工日行20公里补水

2018-02-09 17:10:42      来源:山东商报

火车上热水从哪来?上水工日行20公里为旅客补水

  在济南西站,上水工正冒着严寒为列车“补水”通讯员李阳记者孙姮实习生白鑫怡摄

在济南西站,上水工正冒着严寒为列车“补水”通讯员李阳记者孙姮实习生白鑫怡摄

正是他们的默默付出 火车上才能喝热茶、吃泡面

日行20公里的“上水工”

火车上,当你灌满一瓶热腾腾的开水或端起一碗香喷喷的泡面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火车上源源不断的开水究竟是从哪儿来的?的确,很少有乘客会知道有“上水工”这个工种,如果没有他们,旅途中将遭遇多少不便可想而知。记者了解到,在济南西站就有这样一支队伍,他们平均年龄在五十岁以上、每天行走二十多公里,冬天伴着寒风夏天顶着烈日,就为大家能在乘车途中不断水。

记者孙姮实习生白鑫怡

轨道旁一站就是三四个小时

昨天上午,济南天气晴朗,天气预报显示室外温度在3-5℃,这对济南西站的上水值班员王秀亭来说算是个干活的好天气。进站的列车刚一停稳,上水工们就忙开了。只见他熟练的打开列车注水口,从水栓中拖出水管、插管、上水,几分钟后,伴随着水箱中一道水流喷出,王秀亭快速拔出水管,关闭了阀门……

年过五旬的王秀亭已经在铁路上工作了三十多年,从2011年济南西站建站开始担任上水班组甲组的值班员,今年已是第八个年头了。而跟他情况差不多的上水工,济南西站还有四十多人。他们每天往返于铁路轨道中间,为一节节车厢加水。“上水工人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分甲、乙、丙三班倒班,每天早上八点半交接班,24小时一轮。其中有不少是西站建站起就在上水岗位上的。”济南西站工作人员介绍说。

记者了解到,站台下的风格外大,气温要比站台上低两三度。可是春运繁忙,上水工们常常在下面一待就是三四个小时。“一次作业快的话半个小时、四十分钟能回到休息室,如果赶上列车大面积晚点、春运列车增加等列车较为集中的情况,三四个小时回不来也常有,用五个字概括就是‘脏苦累险差’。”王秀亭笑着说,没时间喝水、没办法上厕所、甚至都顾不上吃饭是他们的工作常态,可谓时间紧、任务重。

干着活时刻注意有无车进站

除了时间紧、任务重之外,上水工还要时刻注意有没有列车开进站台,非常危险。“给列车上水要下到沟道进行作业,我们需要提前十分钟到轨道旁等待列车驶进车站,只有这样才能为上水争取更充裕的时间。”王秀亭介绍说,在快速准确找准工作的站点位置后,上水工人需在配合手势的同时观察左右列车行驶情况,而且在作业时必须严格按照对讲机传出的指令站位规范操作。一旦站错轨道,急速过往的列车根本没有让人躲避的机会。目前,济南西站的七个沟道中分布着一百多个上水井,在列车靠站后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每名上水工要负责同时给三个车厢加满水。如果是始发车,整组13名上水工人每班列车要做到上水接近三吨。“需要上水的列车分为两种,一种是始发车,需要全列车加满水。还有一种是途经车辆,停靠时间短,没有时间给所有车厢加满水,这就需要列车长根据实际需求调控。”据介绍,目前不是所有车站都具备上水设备,济南周边就只有济南站跟济南西站可以补水,所以要求途经车列车长灵活把控,一旦错过将无法保障列车用水。

尽管济南西站高铁站台只有短短450米,但进出道沟只能绕行两端进行“折返跑”,即使前往几米之外相邻的道沟,也不能一脚跨过铁轨。记者了解到,上水工在站台上一次水平均要走3到4趟,经过计算可知单次上水作业就是近2公里路程。近期,列车数量随着春运高峰的到来有所增加,仅昨天就有21趟列车需要在济南西站上水:“差不多一人要负责10到11趟列车,算下来就是要走20多公里路程。”

冬穿“寒衣”夏穿“棉服”

“上水这个活干了这么多年,最不容易的就是夏天和冬天了。”当天值班的另一名上水工告诉记者,夏天道沟里40多摄氏度的高温,火车又散发热气,自己则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除此之外,最难忍受的是列车上冲下来的粪便、垃圾,还有“组团”而来的苍蝇蚊子。“还有噪音的干扰,你难以想象在沟道内能听到列车噪音有多大,冬天还能戴着帽子挡一挡,夏天本身就是蒸桑拿了,一次下来还得头疼俩小时。”如果说夏天高温下的工作服像“棉服”,那冬天结了冰就称得上“寒衣”了。记者了解到,冬天道沟的温度甚至能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有时候刚把水闸打开,水就喷出来溅一身,过不了一分钟衣服就结冰了,常常“里面一身汗,外面一身冰”。而且为了防止发生事故,工人们统一配发的鞋子虽然绝缘但不防水,工作起来绝对少不了湿透。寒冬腊月里他们就这么穿着“冰服”,为乘客们送上源源不断的水源。

据济南西站工作人员介绍,胃病、头疼、精神衰弱都是上水工人的常见病。每天晚上车站闭站之后,当天值班的上水工们可以回到休息室休息,以备迎接第二天早上的第一班车:“根据工作需要,我们经常早出晚归,比如春运期间最早一班车提前到了早上四点五十,就是今天的最后一班车也接近夜里十二点,睡眠不好是常态。”在这样恶劣的工作环境下,上水工们每天来来回回地奔波于铁轨和列车之间,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也坚持工作为先:“我们乙组的值班员周师傅有高血压,值晚班的时候根本不敢睡熟,怕起来会头晕、恶心,只能在椅子上打个盹。”

四年了没回家过年

“前段时间南方雪灾,列车大面积晚点,武汉、南京等城市过来的车也是在西站加急补水。为了应对这样的突发状况以及春运期间工作量的增加,我们加派人手组成应急上水队突击作业,以确保列车上的旅客都能及时用水。”火车上的水并不“自来”,每一滴都包含了上水工的辛勤付出。年过半百,早已不再挺拔的背、粗糙的手,纠缠的病痛,是岁月在上水工们身上留下的痕迹。

记者从铁路部门了解到,在今年春运期间,铁路部门预计全省发送旅客1480万人,日均发送37万人,办理旅客列车达到352.5对。每天从济南西站发送的旅客有两万余人,往来经停的车流更是数量众多,列车车厢也增加到了每趟车16节,上水工们无疑是肩负重任。“我现在老了,但只要我可以,我就一定要站好每一班岗。”丙组的值班员王笑痴说,这是他从事上水工作的第8个年头,全年无休、节假值班对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同时,上水作业也是个良心活,因为上多少水别人是看不见的。但如果上水不足,就会造成旅客途中缺水,所以宁愿自己受冻也不会让上水量低于标准。

据介绍,因为上水组分甲、乙、丙三组轮班,大家每年值班的时间基本稳定,所以过去四年丙组的上水工们都是在车站度过的除夕夜,逢闰年多两天的时候才能轮到换一换。“济南西站每年会为值班的工作人员准备年夜饭,也会包饺子、做汤面、看春晚,这四年我们组都是在站上过的除夕。今年年三十终于能陪家人一起、吃上媳妇儿包的饺子了。”

网友评论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48小时频道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08-2017 www.zhopera.com  华夏财富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3960 29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