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 国内 国际 社会 财经 教育 科技 娱乐 体育 时尚 文化 奇闻 房产

济南六旬老人低价理发几十年 白首相交成莫逆

2018-02-11 14:11:36      来源:山东商报

济南老人低价理发几十年 白首相交成莫逆

龚友成正在给一位老人理发,几个老人围在一旁等待 记者陈晨摄

在街头理发这件事,65岁的龚友成已经干了几十年。给他人理发既是龚友成的职业,也是他的乐趣。通过在街头给他人理发,他交到了很多朋友,也让前来理发的人,互相之间成了朋友。

济南一条胡同里的理发摊上,发生了很多故事。有多年不见的老街坊在此重逢,有搬到远方的朋友坚持回来理发……这些故事还从理发摊上发展到了理发摊外,因为龚友成会对行动不便的老人进行上门理发的服务。记者陈晨

历史

上午10点,太阳升起的角度刚好让阳光洒满信义庄南街的一个角落。

一棵粗壮的杨树下,路沿石外侧停放着几辆电动自行车,路沿石内侧七八个包裹严实的老人围在一起聊天,有的双手抱在胸前,有的双手插在口袋中,有的坐在墙角的马扎上看报纸。

被围在最中间的是理发师傅龚友成,他今年65岁,头发已有大半花白。“从二十几岁就开始给人理发,到现在已经有几十年了。”龚友成说,下岗前,他是一家工厂的职工,从那时候起他就免费为同事理发。“那时候不收钱,就是想着方便大家。”龚友成说,后来工厂效益不好,他下岗后开始干起专职理发师,“也算是个工作,挣点钱养家糊口。”

早些年,位于济南市市中区的信义庄南街附近有个集市,龚友成就把理发摊摆在了集市上。

李先生找龚友成理发已有几十年了,“我现在65岁,从三四十岁起就找龚师傅理发。”李先生指着信义庄南街南侧的一排楼房说,那时候这些楼房还没有建好,东南方向有个大露台,龚友成的理发摊就在那个露台上。

“有一次我来这边买菜,看着有个理发摊,就去理了一次头发。”李先生说,他觉得在这种街头理发摊理发比在理发店内更方便,“坐下就开始理,我的发型简单,五六分钟就能理完,回家自己再洗洗头发碴就好了。”

集市取消后,龚友成的理发摊换了好几个地方,“2000年的时候把理发摊摆在了信义庄南街的这个角落里,到现在已经是第18个年头了。”

排队

临近年下,前来理发的人越来越多。

2月7日上午,一位老人骑着电动车从此处经过,看到龚友成身边围了一群人后,他停下电动车询问,“这么多人呀,还要等多长时间呀?”龚友成看了一眼身边围着的七八个老人,估算了一下时间说,“还得等一个小时呢。”

老人听闻后笑了笑,重新骑上了电动车,朝龚友成挥了挥手说,“那我明天再来吧,明天早点来。”龚友成也笑着朝老人挥了挥手。

除了恶劣天气,龚友成每天上午八九点钟就会来到这里。一辆老式自行车,车筐内一个装满理发工具的帆布包,一把绿铁皮暖壶,还有一个笤帚和垃圾袋,再加上头发灰白的龚友成,这几乎就是这个理发摊的全貌。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龚友成说,他先去家附近的公园锻炼一会儿。回家吃完早饭后,龚友成骑上自己的自行车,从报摊买上两份报纸,十几分钟的车程便可到达信义庄南街。

“临近年下,来理发的人越来越多,但平时也几乎不断人。”根据理发人数的多少,龚友成一般在中午12点到下午1点之间收摊,“回家吃个午饭,下午休息。”

进入冬天后,虽然龚友成大多选择在阳光正好的日子出摊,但严寒的天气让他长期暴露在外的双手冻得紫红,“这么些年,习惯也就好了。”龚友成说。给一位老人理完发后,下一位老人自动坐到龚友成身前的椅子上。龚友成将白色的围布围到老人身上,开始用推子给老人理发。刚理完发的那位老人站在一旁,低头拍了拍头发碴,拿起挂在墙上的帽子戴上,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5块钱交给了龚友成。

交友

前来找龚友成理发的,以中老年男性居多。一位在排队的老人说,来这边理发的都是“白头发”,“‘黑头发’没有愿意来这里的。”

龚友成身边的老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不断有人离开,也不断有人前来。

两位老太太结伴而来,看到龚友成身边围着不少人,询问还要等多久。龚友成回答说,还要等很长时间。两位老太太打趣道,“那我们明天再来,我们现在就先排上号,明天要记得先给我们理发。”龚友成听完后笑了起来,说好的。一旁等待的老人们也跟着笑了起来。有人建议龚友成制作几个号码牌发给大家,或者开通电话预约业务。还有人开玩笑说,让龚友成弄个二维码,让大家来扫一扫。

“那叫微信支付。”龚友成听完后大声说。

很多来找龚友成理发的人,都是他多年的老客户。龚友成说,把理发摊开在街头,大家围在一起,一边理发,一边聊个天,“挺好的。”

一位带着水桶前来理发的老人是龚友成的老街坊,前段时间搬家到了济南市高新区。“虽然离得远了,但我还是来这边理发。”这位老街坊说,这么多年来找龚友成理发,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又有两位老人先后前来。龚友成指着其中一人对另一人说,“你认得他是谁么?”两位老人对视了几秒后,互相认出对方是自己多年的老街坊,“得有几十年没见了吧。”其中一位老人说,之前他们两家住在一条街上,那个时候他们各自的孩子只有一米高,如今孩子也都有了自己的孩子。

上门

李先生说,自己一般一个月来找龚友成理一次头发,“夏天的时候二十多天理一次,冬天一个多月理一次,一年来十几次。”有些老人因为突然生病,或者常年卧病在床,无法外出理发时,他们自己或他们的亲人会给龚友成打个电话,龚友成就会“上门服务。”

“一般一个月要上门去理发十几次。”龚友成说,时间一般选择在下午,“人家行动不便,无法外出,只能我上门了。”几个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一个老人理发完毕后,大家按照来的先后顺序,另一个老人自动坐到椅子上。理发摊东侧的一个居民楼里,一位老太太冲着这边大喊,“理完了么?还得多长时间?”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对老太太喊道,“快了,下一个就是我。”

李先生理完头发后,退到一边弯下腰,拍打了一下头发碴,随后戴上了帽子。交完钱后李先生准备要离开了,下次再来理发就是春节过后了,李先生朝龚友成摆了摆手,说,“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再见。”

网友评论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48小时频道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08-2017 www.zhopera.com  华夏财富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3960 29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