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 国内 国际 社会 财经 教育 科技 娱乐 体育 时尚 文化 奇闻 房产

冯常军:冬奥逐梦 从U型池转项单板大跳台

2017-12-29 10:52:01      来源:新京报

冯常军 冬奥逐梦 毅然转项

冯常军转项只有两年时间,2018平昌冬奥会对他来说稍显遥远,他的最大目标是北京冬奥会拿到参赛资格。

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2022北京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的目标之一是全项目参赛。实现这一目标的难度并不小,诸如钢架雪车、单板大跳台等很多项目,在中国起步较晚,甚至并未开展。

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取得突破,跨项选材成了一个重要途径。两年前,冯常军告别练了9年的单板滑雪U型池,转项至单板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队。

平昌虽然近在眼前,但对冯常军来说稍显遥远。今年,他看清了自己和高水平选手的差距,并给自己定下了目标,那就是希望2022年有机会在家门口参加一次冬奥会。

转战

从U型池转项单板大跳台

12月21日,国际雪联单板滑雪U型池世界杯决赛在崇礼云顶滑雪场进行,刘佳宇、蔡雪桐、李爽、邱冷4位姑娘跻身决赛。

离云顶滑雪场25公里外的崇礼县城,中国单板大跳台运动员冯常军正在宿舍看比赛直播,之前他刚从富龙滑雪场训练下来,还来不及洗澡,“朋友圈看到了,知道比赛还没结束,就赶回来看看。”

两年多前,冯常军从单板滑雪U型池转项到了单板大跳台项目,刘佳宇、蔡雪桐这些U型池选手都曾是他的队友。

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后,中国代表团的一个目标就是全项目参赛。基础薄弱的中国冬季运动,诸如钢架雪车、单板大跳台等很多项目并未开展。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取得突破,跨项选材成了一个重要途径。

2015年,冯常军正式成为第一批中国单板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选手,该项目国家队去年7月成立。之前,他练习单板滑雪U型池已有9年。

决定转项时,冯常军说确实“犹豫过”,但不久就发现这个决定是对的,继续在U型池发展空间不大,单板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项目则给了他全新的目标。

“之前练U型池时,也不是只练U型池,偶尔也会去滑高山,见到一些台子也会去试一下,不过没有深入了解这个项目。转项过来后,才发现它比U型池还要难。”冯常军称,坡面障碍技巧中也有U型池的单壁,跟单板大跳台有些接近。

挑战

中国选手表现力相对较弱

与U型池相比,单板大跳台滞空时间更长,转体难度更大,这是冯常军如今面临的最大挑战。

一个月前在北京结束的沸雪单板大跳台世界杯中,首次参赛的冯常军仅列第41位。“赛前准备了很长时间,但跟他们在难度和稳定性上差距太大了。”冯常军直言,自己在沸雪做的这些动作,在国外选手那里几乎都是些过渡动作。在他看来,要想完成国外选手的动作,还得至少两年。

之后,冯常军去美国参加了一站世界杯赛。“一共57个人,我是第37名。”谈到成绩时,冯常军有些不好意思。

“差距主要还是在难度上,我们很少练那么大的台子,都是从小台子慢慢滑。”目前,中国单板大跳台队正在崇礼富龙雪场集训,最大的台子只有12米,“松花湖那边会大一点,坡面障碍技巧的第3个台子好像是21米,大跳台是23米,已经很接近世界水平了。”

由于明年是冬奥会年,国家队今年的参赛数量明显增多。跟国外选手比得多了,冯常军很清楚自己差在哪儿,“周数还是得上去,最好是空翻加上转体。咱们这边国内水平比较正一点,转体看上去比较统一。国外选手一般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得分也会比较容易。”与U型池一样,单板大跳台也是一项炫酷的运动,很多动作都是选手自由发挥。受性格、技术、环境等因素影响,中国选手在这一方面的表现力相对较弱。

决战

为2022冬奥资格全力一搏

雪上项目,特别讲究雪上感觉。为了延长队员的雪上时间,国家队错季节去国外训练。

“国内的雪上时间差不多有3个月,之后会去美国、芬兰、新西兰等地,差不多也有3到4个月。”今年6月,冯常军随中国队去美国俄勒冈练了一个月,“刚好是雪季晚期,雪质软,比较适合我们学习一些新动作。雪太硬的话,做一些不成熟的动作时容易受伤。”

目前,这支国家队有6男6女,多是从U型池、空中技巧转项过来的。为了尽快提升队员技术,国家队聘请了2012年芬兰全国冠军曼米宁来华执教。新京报记者一个月前去北体大探班时,曼米宁是这样介绍中国队现状的,“最大的差距就是对手练了15年,我们才练了1年。”冯常军说,外教水平很高,技术上带来很多革新,“他看着挺柔弱、挺腼腆的,但他的很多动作我们现在还做不出来。”

跟其他冬季项目不同,冯常军实际上是在练两个项目,国家队全称是中国单板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国家队。按照国际雪联规则,选手在坡面障碍技巧的积分和排名可以去比单板大跳台,但单板大跳台的积分不能用在坡面障碍技巧上。所以,只要水平够,完全可以参加冬奥会两个项目的争夺,“像马克·莫里斯他们两项都可以参加,坡面技巧很厉害,大跳台就更不用说了。”说这话时,冯常军有些羡慕。

面对平昌冬奥会,中国单板大跳台还在为参赛名额努力。对一支成立1年半的队伍来说,能去平昌并不轻松。冯常军把目光放在了北京冬奥会上,“我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参加2022年冬奥会,不枉运动员这个职业。”

冬季之变

中国冰球海外选拔

2017年3月,中国冰球启动了2022中国冰球行动计划,此后改革措施频频。2017年6月,中国国家冰球队海外选拔营在加拿大温哥华和多伦多进行,共有118名男选手和71名女选手参加,绝大多数是在北美打球的华人华裔选手,这与国家队倾向于归化华裔球员的初衷相契合。

这之前,冰球国家队在北京进行了全球选拔营,这是中国冰球史上首次公开选拔。

国内赛事海外举办

2017年10月,首届全国雪车锦标赛在加拿大卡尔加里进行,共有9个省市的21名选手参加。这是冬季项目第一次把全国锦标赛放在海外进行,这也是为备战冬奥会创造条件发展项目、深化体育赛事改革的创新之举。

2015年底,中国雪车、钢架雪车国家队组建,队员多是从田径、举重等项目转项而来。之所以把全国比赛放在海外,主要原因是国内没有标准的雪车赛道。目前,全球仅有15条标准雪车赛道,正在延庆修建的是第16条。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网友评论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48小时频道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08-2017 www.zhopera.com  华夏财富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3960 29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