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要闻 头条 焦点图 暖新闻 网民在看 热点

6月底再缩减负面清单 中国的开放又迎来新的重磅信号

2019-03-29 09:16:11      来源:财经网

没有人,可以在基础要素市场的改革开放中,侥幸过关。这句话,可以酱紫讲。因为这是中国的底盘,是中国的大后方。谁要是侥幸过了这个关,谁就动了这个底盘,谁就破坏了这个大后方。非人情不容,乃国家不能。中国的改革开放,在这一块的切入是很深的,不仅到根,还会动土。 ​6月底再缩减负面清单 中国的开放又迎来新的重磅信号又是怎么回事呢?

中国的开放又迎来新的重磅信号。

3月28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应对挑战 实现共同发展》的主旨演讲。在演讲中,李克强不仅首次给出了制度型开放所涉的负面清单、《外商投资法》配套措施的具体时间表,而且还提出了增值电信、基础设施、能源资源等领域的扩大开放。

第一财经记者此前已从多位接近政策制定人士处获悉,自本月1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外商投资法》后,包括中办、商务部、教育部等相关部门,都已经开始组织专家、律所及行业人士调研,以求更好地实现新旧政策衔接及法律顺利落地。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28日的例行发布会上称,目前商务部正在与有关部门一道,就缩减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相关事项开展调研。“我们将在充分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逐步建立清单的动态调整机制,尽快完善清单信息公开机制,适时公布2019年版的负面清单。”

《外商投资法》配套法规今年内完成

由于《外商投资法》是基础性法律,其条文本身是框架性的、原则性的,如何实施与落地,又如何衔接以往的外资三法,是很多市场人士关注的问题。在中国欧盟商会、中国美国商会负责人发给第一财经记者的评论中,都重点提及了对该问题的特别关切。

李克强给出了两个重要时间节点。他表示,一方面,为确保《外商投资法》有效实施,目前中国政府已启动配套法规、规章制定工作,以细化《外商投资法》确定的主要法律制度,形成可操作的具体规则。这将在年底前完成,确保明年1月1日与《外商投资法》同时实施。另一方面,今年6月底之前,中国将再次修订发布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鼓励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进一步缩减负面清单条目,扩大增值电信、医疗机构、教育服务等现代服务业,以及交通运输、基础设施、能源资源等领域对外开放。

“我们坚持扩大开放,落实竞争中性原则,还在全面清理有关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凡是与《外商投资法》不一致的,都要坚决予以废止或修改。”李克强指出。

在进一步扩大开放所涉领域中,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相关人士均认为,增值电信、基础设施和能源资源等领域尤其值得关注。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几个领域涉及到国有垄断企业,进一步开放可能还是要通过混改引进外资。具体而言,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可能是通过混改让利,而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企业竞争力很强,应该也会允许外资参与。

更让人关注的,是外资一直以来呼声较高的增值电信领域。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电信领域包括基础电信和增值电信。在入世谈判中,中国承诺在该领域的开放不仅限于基础电信,也承诺过一部分增值电信的开放。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教授周念利认为,中国对外资进一步开放电信市场准入的动作主要会在增值电信领域。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除电子商务之外的增值电信都有50%的外资上限。但一些地方,在某些类别的增值电信业务里,把股比不能超过50%的这一条给去掉了。

例如,今年2月22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的批复》称,在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示范区和示范园区,取消存储转发类业务、国内多方通信服务业务、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仅限为用户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等增值电信业务外资股比限制。

她建议,全国范围内深入开放的空间,可以在上海和北京等地先行尝试。

外资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后续审批或松动

另一个引发关注的表述涉及外资对中国上市公司的战略投资。

李克强在演讲中称,我们将进一步便利外商投资企业举办创业投资、设立投资性公司,完善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并购境内企业的相关规定。

多位协助外资在华开展相关业务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这些开放,都有利于外资参与国内多层次多方面的资本市场运作。而过去,是以鼓励外资进行实业投资为主,上述这些领域则有较多限制。迄今为止,外国投资者对中国境内企业以跨境换股方式进行投资(不包括上市公司战略投资)仅有首旅酒店并购如家等几个案例获得商务部批复。

其中一位人士称,目前便利外商投资进入创投等领域的政策已经存在了,对于上市公司的战投规定也一直在。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时候,目前不涉及外资准入限制或禁止,商委的程序为后置备案,可以直接做变更。但如果是跨境换股,仍然需要商务部审批。

具体而言,虽然《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规定》已经提到可以外资并购跨境换股,但在目前的操作中,主管的商务部仍没有提出明确的意见及操作可行性。前述人士认为,决策层或希望在此领域有一定的突破。

此外,李克强表示,推进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完善相关政策,为境外投资者投资和交易中国债券创造更便利的条件。

一位落实债券开放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各方的诉求不同,意向较强的是外资银行和外资评级公司,希望来中国做债券的承销评级业务。评级就是定价,一旦进入影响也会很大。“目前,开放的关键是如何把握节奏。”

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将从4月1日起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并将在20个月内分步完成。被完全纳入该指数后,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

截至1月24日的统计数据显示,将有363只中国债券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完全纳入后,将在该指数54.07万亿美元的市值中占比达6.03%。天风证券称,此举将会为中国债券市场带来900亿~12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进一步放宽对港澳台市场准入

随着《外商投资法》实施、外资三法被废止,业内人士关注,一些领域的政策是否会因此被废除,新政策又将如何建立。比如,外商投资的定义是否包括港澳台投资?

李克强表示,广大港澳台资企业是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也是受益者。我们将一如既往支持港澳台资企业发展。在《外商投资法》配套法规中,将对港澳台投资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过去已经实施、行之有效的对港澳台优惠政策不会改变。

一位接近全国人大立法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说,这意味着来自港澳台的投资,“现在怎么管,以后还怎么管”。

李克强进一步指出,不仅要让港澳台投资企业合法权益受到有效保护,还将进一步对港澳台投资放宽市场准入,扩大金融、专业服务、高端制造等领域开放。此外,还要不断推出便利内地与港澳人员往来和生产要素流动的政策措施。

第一财经记者多方了解到,《外商投资法》对于依照外资三法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保留五年过渡期。由于一些法律概念已经不存在,未来这些企业该如何转换以符合新法要求,也成为受关注的话题。另外,一些在华外国商会关注信息报告制度和安全审查制度会如何落地。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48小时频道点击排行